“新基建”产城融合发展新机遇

2020-07-01 09:52:28 simon 32

一、机遇要点

1、疫情:疫情洗礼带来变革。

        2020年1月,一场肆虐全球的传染病让中国与整个世界格局的变动产生了巨大的推力,从中央到各个省,各个市,乃至于各个村镇,整个中国的经济体如同被按下去很久很深的弹簧一样需要爆发。

2、基建:经济振兴复苏必要措施。

        2020年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社会运行重点工作做出新的部署,强调“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这无疑将为进一步促进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强动力。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成就,也证明了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要想富,先修路”,朴素的口号说明了,必须通过交通设施与市场网络进行链接,才能融入到轰轰烈烈的市场化商业浪潮中。有学者研究,两次危机,促进了中国基础设施大跃进: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各地开始大力兴建高速公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各地开始兴建高速铁路,同时棚改、旧改,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一直保持热度,名曰“城市化”。

3、新基建:科技强国。

        美国当地时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严格限制华为使用美国的技术、软件设计和制造半导体芯片,任何相关行为都必须事先通过审批,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并切断华为试图脱离美国出口管控的途径。这意味着中美贸易持久战已经算真实开始了,科技战役是核心。

        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让中国经济付出了代价,对美供应链和贸易模式或遭遇永久性脱节,制造业和国际贸易短期内遭受不同程度的打击,这也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国现代化的发展。

        相反,美国对中国的科技封锁也促进了中国科技产业的大发展,中国企业与投资,正响应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自力更生”方针,减少对海外技术的依赖程度,加速推进自主开发,鼓励加大“新基建”建设,全国31省份推出40万亿投资蓝图应运而生。

        新基建早在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被第一次提及,2019年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2月中央深改委会议、3月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持续密集部署。从中央会议内容看,新型基础设施,是相对于以往铁路、公路、机场等传统基础设施而言的,包含5G 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涉及到通信、电力、交通、数字等多个社会民生重点行业领域,侧重于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4、投资政策“东风”。

        2020年3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发布《关于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的通知》。通知要求,加快包括5G、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集成创新和融合运用,打造一批产业优势互补、协同效应显著、辐射带动能力强劲的示范区,增强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能力,鼓励整合优势资源,培育具有区域优势的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培育更多的经济和就业新增长点,支持建设数字供应链,带动上下游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

二、相关案例

        中国“数据中心之都”—贵州崛起。

        云计算,绕不开杭州,也可能绕不开贵州。

        杭州,因为浙江背后的制造产业升级,“中国智造”的概念以及政策扶植下,云计算企业,纷至沓来。阿里云本部就在杭州,云计算是阿里未来几年的战略重心,近水楼台,先得月,企业与政府之间,相互影响,也由此,杭州有了“中国西雅图”的别称。

        贵州,之于云计算,定位是“数据之都”。与浙江一样,“数据之都”的由来与政府的开明,息息相关。

        从经济发展水平上来看,贵州在国内的存在感确实很差。所谓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相较于东部平原地区,身处西南的贵州地形起起伏伏、大约92.5%的面积为山地和丘陵,也是中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加上贵州的交通很不便利,这些都是阻碍其经济发展的原因。

        然而,正是在贵州,大数据产业正在快速兴起。2014年,贵州省与阿里签署了《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云上贵州”就此诞生,也是中国首个由省级政府主导的云平台,也拉开了贵州大数据产业爆发的序幕。近些年来,贵州大数据城重点发展大数据、云计算、电子商务、新材料、新能源、电子信息、大健康等产业,已逐渐成为“大数据+生态+智慧小镇”融合发展的新型互动生态示范新城。

        2017年5月底,BAT三家掌门人来到贵阳,一起现身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数博会),共同论道中国大数据产业的发展。要知道,作为中国互联网最受瞩目的BAT三大掌门人齐聚一堂,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在这次会议上,马云在演讲中预言大数据对传统制造业的冲击,将远超电子商务对零售业的冲击。而李彦宏则认为,大数据就像能源和燃料,虽然重要却不是最关键的核心。2018年5月底,第四届数博会再度在贵阳召开,以BAT三大掌门人领衔的众多互联网大咖再次齐聚贵阳,可见贵州在大数据产业方面的优势已经凸显无疑。

        到2020年,贵州数字经济增加值年均增长20%以上,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30%以上,数字经济增加值年均增长20%以上,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30%以上,带动3000户以上工业企业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深度融合;重点行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达到74%,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到58%。带动500户以上农业企业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深度融合,实现全省智慧旅游“一站式”服务平台重点景区全覆盖,物流企业信息化普及率达到85%。

为何是贵州?

1、国家政策支持,振兴西部经济发展。

        从全国范围来看,贵州的贫困问题相对突出。因此,国家向贵州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持,以帮助贵州摆脱贫困,而大数据产业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2、地理条件优势,有助数据安全性。

        从地理位置上看,贵州不在主要地震带上,发生破坏性地震的概率极低。从历史方面来看,自20世纪以来,我国一共发生800余次6级以上的地震,但贵州均不在名单当中。另一方面则是用电的安全,贵州电网属于南方电网体系,独立于国家电网之外,因此,即便其他省份发生电网瘫痪事件,贵州也不会受到影响。

3、得天独厚的自然气候优势。

        在数据存储的成本中,有近50%来源于耗电。其中又包括两大部分,一是本身机柜的耗电,可以依靠技术革新来解决,另一个则是空调的耗电。空调的耗电量与室外温差有关,温差越大,耗电量自然越大,反之亦然。由此可以推断,天气凉爽有利于降低空调耗电量。

        贵州地处北纬24°~29°,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平均海拔为1100米,全年平均气温为14℃~16℃,夏季平均气温则只有22.5℃。相较其他省份,贵州的气温要低得多。另外,有着丰富煤炭和电力资源的贵州,本就便是全国电价最低的省份之一。

4、贵州政府的大力扶持。

        从发展历程来看,2013年是贵州大数据发展的谋划之年,2014年贵州大数据发展正式启航。在无经验可循的背景下,勇于尝试的贵州出台系列政策措施加快推进大数据产业发展。

三、新机遇

1、“新基建”风口下,做好“软实力”。

        “新基建”主要立足于科技端,本质上是信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在大量资金投入到信息产业“硬实力”建设的同时,要增强“软实力”。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交叉融合,高水平的技术交叉型人才的需求也在逐步提升。无论是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提振,还是从国家长远的发展来看,人才培育至关重要。

2、新基建的短中长期效应。

        短期来看,围绕新基建产业发展的配套制度建设,有利于推动以人民为中心的“六保”“六稳”目标任务的实现;通过新基建领域产业的发展,可增加就业、改善民生、激活主体、维护安全、稳定供应,促进应用、带动消费。

        中期来看,有利于加速推进智能技术对传统产业的赋能,推进传统基础设施与新基建的融合,畅通软硬网络连接通道,提高数字经济渗透率,展现数据生产要素价值,完善要素市场体系。通过在全球视野下审视产业链、供应链的薄弱和被动环节,可在新基建的统筹规划中,着力实现基础、关键、核心部件、基础科研平台、通用软件、协同创新组织等各板块的稳固和自主可控。

        长期来看,有利于推动地区和国家治理组织、机制、制度的优化,进一步推动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向统筹协调复杂系统的方向深化改革,形成由智能技术推动的改革新红利,实现产业现代化、经济高质量发展、区域协调及城乡融合发展。

3、龙头引领,国际合作。

        龙头企业助力新基建快速发展,联合产业集群投资落地开发,强化通道势能,带动数字产业化,支持构建多元化的示范和应用场景,加强前瞻性、引导性的技术研发和创新,带动应用层面的产品形态、产业业态和商业模式创新,推动国际合作,实现国际化迈进。